荼蘼

我咕傲天可是背后有人的人②

约架后的处理事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吹骑士组


“很好,柱子们,你成功引起了本咕哒的兴趣”咕哒子的脚边躺倒一堆魔神柱。


“...”二世无奈,看向前来接幼主的莫德雷德。


“切,这种杂碎。”莫德雷德撇嘴,抄起咕哒子。今天可是她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抢到了接咕哒的权力。要不是她跑的快,咳咳。


另一边


“王,莫德雷德那小子已经过去了。”


“嗯?”王的视线xN


“.....”


“啊,好悲伤啊!”崔斯坦一边不合时宜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
黑呆“他只是想要享受父爱。”


其余呆毛王纷纷点头。


自从乌鲁克组差点核平了冬木市以后。达芬奇就限制了去接幼主的从者,引起迦勒底从者的大混战。


“啊~香香的~可爱的~软软的~小↑立↓香”痴汉一般的梅林忽然在了众人的前面。


emm,为什么大家都是看我???


“ex-calibur”


“梅林!!!”


“哇啊,小阿尔不要那么暴力嘛~”


“是这样的啊,我知道了。二世老师。”咕哒子转头,趴在了小莫的肩膀上。和善的看向柱子们。


emm


“老大!请收下我的心脏/胎毛/神灯.....”


背后的小莫默默的收回了王剑。


这才是胜利者该有的待遇。


梅林“....”我不就夸了小咕哒一句吗?













xjblx


望喜欢







夏日大作战

xjblx


ooc 严重


all 你


设定人理拯救完之后,你成了普通女高中生,在炎热的天气来临之后,你带着一众英灵去了海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野中萌  吃西瓜


“啊~好热啊。”


“master ,西瓜。 ”


“哇,谢谢你。”


弗兰肯斯坦的脸微微发烫,露出了羞涩的微笑。


看着你吃西瓜,然后将沾染了红色果汁的剑往后藏了藏。


不用谢啊,master。


【西瓜怪甜的】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水尼禄  打水扙


“余的奏者呦,一起来打水仗吧。 ”


“咦咦咦?尼禄。哇唔!”


“唔姆,唔姆,打中了!”


“emm ”


呼!


你是尼三岁吗?


你无奈的扒拉着自己湿掉的发,然后抄起由幼闪友情提供的水枪加入了‘战场′。


【不玩了,不玩了,衣服都湿透了。】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玉藻前   涂防晒油


遮阳伞下,你面色酡红。


“怎么了,master ?”


受宠若惊。


玉手纤纤,力道轻柔。


“好好享受吧,这可是女神的宠爱。”


【唔哇,太...太近了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彩蛋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信长    演唱会


“要一起来么。吾的御主哟”


狂浪的电音之下,黑发的少女露出了闪亮的微笑。


“唉?”


“一起来唱歌吧!”


“啊?”




【为什么不叫上余一起来,若是论及歌喉来我可是十分自信的自荐哦】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、

















求各位的小红手和小蓝手。


emmm

我被屏弊了哎


我咕傲天可是后面有人的人①

all咕哒

occ预警(各式各样的王)

设定幼咕哒



你在幼儿园放学后遭到约架。幼儿园霸主地位遭到挑衅,然后干架。

结束后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乌鲁克黑恶势力组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御主?” 拥有绿色长发温柔青年轻轻的蹲下,与你平视。他用宽大的衣袖将你脸上的灰渍拭去。



“啧,麻烦的小鬼。”一边金发的王者虽然嫌弃着,但还是接过了恩奇都递过来的书包。

 

“真搞不懂master,那样无礼的家伙直接干掉不就好了吗?居然敢对女神的眷属下手。”金星的女神不满的的声音自半空中传来。


今天的冬木也很核平。


远处,某红毛少年抬头,朝身边的黑发男人问道“白天也有流星吗?”


“啊,伊什塔尔你够了,这可不是乌鲁克啊!你个白痴女神。”艾蕾崩滍的收完乱摊子后吐槽。


“唉?可是,本咕哒赢了呀。而且.....”咕哒子拉住了幼吉尔的手。



“呵,长大了的我,咕哒子可是我罩的。完全没问题唉~”幼吉尔露出和善的微笑。



“.......”ⅹ3


你说恩奇都?


神造兵器抱起咕哒子就是一个百米冲刺。干架什么的,就教给他们了。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没带钥匙出门什么的才不是本咕哒会做的事

occ属于我

all你。


一天,你出门,忘带了钥匙。在门口等了半天。等他们回来时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闪闪


“呵,你已经蠢笨到如此地步了吗?”


“啊?”


“算了,你过来。”


他牵住你的手,伸向一片金光中。


小巧玲珑的钥匙就这样出现在你的手上。


“记住了吗?本王可不会再教你第二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太阳


“master。”


“呃,我.....”


“钥匙,这里有一把备份。”


“!”


他从花盆底下取出了钥匙。


“什么时候放的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
“一直都有。”


说完摸了摸你的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梅林


“哈哈。”


“你还笑!还不开门!”


“master,我也没带。”


那你杵在这里干嘛,你用眼神控诉着。


因为没有想到master出门不带钥匙嘛,而且这样的master也分外可爱嘛。


“...”心里有句mmp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


呆毛动了动。


“要砸开吗?”


“噫,不用不用。X你把备用钥匙拿出来就好啦”


心好累。


“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彩蛋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魔神总司


“御主 ,你怎么站在门口”


“总司小姐,我忘记带钥匙。”


“.....”


“呃”你用手绞了绞自己的发


“真拿你没办法。御主。”


她抱起你,跃过围墙。





许愿总司

这池子毒的很。

先聚一波欧气。












庆典不十连,怎么可能会有漂亮的小姐姐


看的语应该是玛修专场吧。occ肯定有。小学生文笔勿喷。









活动结束之后,我,伟大的咕哒子,决定十连。毕竟我可是一个【富有】的咕哒子。


“诶诶,玛修这样真的没关系吗?放任master 十连。”恰巧看到兴致勃勃的咕哒子前往卡池的罗曼朝玛修问道。手中还端着一盘小蛋糕。


“应该没问题吧。毕竟前辈上一次可是抽到了那位呀。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前辈的积极心吧。”然后又想到了那个略带酒味的吻。面颊不由得染上了一抺红。


罗曼插起一块草莓蛋糕往嘴里放去。含糊不清的对玛修问道“玛修,你怎么了,脸怎么这么红?”


被医生这么一打岔,玛修连忙垂下头。用手绞着发丝。用细弱的声音回答着。


不远处咕达子将圣晶石头入卡池的声音传来。盖住了玛修细弱的声音。也吸引了医生的目光


此刻咕哒子的内心十分的微妙。


emm


现在是特典,某些英灵出现的概率up。


但是,但是,十连里两个罗宾汉,三个吕布到底是啥呀? 剩下的不是大流士就是礼装。想要漂亮得小姐姐。想要枪狐,冲莫,水双子。


咕哒子,咕哒子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现在手上还剩下十一个呼符和一张四星交换卷,我好想要小姐姐。


玛修见了,连忙走了过去。


扶起了失意的咕达子。


“前辈,振作一点。!”


“嗯,是玛修啊。”


咕达子朝玛修露出了微笑。


噫!玛修吓得后退了一步。


“前辈,你怎么了?你这个样子好吓人啊。”


“是,是吗?真不好意思,吓到你了,玛修。”


我,咕哒子,今天十连,仍就没有小姐姐呢。


咕哒子举起手中的呼符,神色恍然的递给了玛修。


“今天不抽了,玛修。”咕哒子埋首在日马修的怀中。两条海带泪就这么直接的流了出来。


“没关系的前辈,即便是抽不到她们。也没有关系。”我也会陪在你身边,因为你是我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人。


“所以不要哭了,前辈”


被玛修一顿安慰之后,咕哒子重拾斗志。抬脚走向卡池,玛修也跟在其后。


“玛修你看着我吧,我一定能抽出她们的!”咕哒子一下子就把呼符全扔进了卡池。


“嗯嗯,前辈,加油!”语罢,玛修突然吻了一下咕哒子的左侧脸颊。


咕哒子诧异的看向了玛修。


“这是幸运之吻。”玛修低头不好意思地说道。绯色染满了她的的脸颊。


就像那天,喝醉了的咕哒子吻住她的侧脸,对她说“这是幸运之吻。”然后就出货了。玛修,这样也一样吧。


咕哒子原地心态爆炸。转身就是一个虎抱,将娇小的学妹抱入了自己的怀中。


这是哪里来的小天使?唔哇,我最喜欢学妹了。


被抱了个满怀的玛修对上池子里出来的水双子和枪狐,她们仨戏谑的眼光。只想找个地洞自己钻进去,实在是太难为情了。


而咕哒子已经兴奋的抱起了玛修转了个圈儿。果然庆典不十连,哪里会有可爱的小姐姐过来呢?















事后,罗曼医生再次端着小蛋糕经过。瞧着玛修一脸红晕和兴奋。不由得感慨,这就是青春呐。


而贤王一脸鄙夷,将一部分的工作悄咪咪地推给了二世,准备去看望小姑娘。


同为千里眼组的梅林愉快地举起了魔杖,终于有进展了呢。


落花

我想去看大漠的烟,边塞的雪,长城之上旭日东升。


我想去看江南的烟雨,是否如同古诗词中一样朦胧。


我向往着自由,然而......


瑟瑟看向嬴政,眼角不由得泛起泪光,如杏花雨露一般美丽。


「即便这样做会让他讨厌你?」


「是的,即便如此」


经过几番内心的挣扎,你终是做下了决定。


你张开手,放肆的在他的身上游走。


而你,则是我最想要到达的远方。


唇舌相濡。


你吸吮着甘甜的汁液,两唇相抵温暖而又柔软触感。此时此刻,你只觉得有股电流自你舌尖而起,席卷全身,引起了全身的战栗。


原本持旁观态度的嬴政突然将你的手抓住,反向一拉一引,不过瞬间,你们的角色对调了。


“唔姆,你,当真决定好了?”他琥珀色的眸孑里不带一丝情欲。


他给不了你所欲求的情爱。


雷声滚滚,豆大的雨珠拍打着门扉。









车被我吃啦。

有时间写

咕咕咕







全身被水银束缚住,你从他的眸中看清了沾染了情色的你,你无望的哭了。


“喜...喜...欢你,我真的好喜欢你。”你紧紧的抱着他。


他亦是含笑看着她“吾已知”